Kronos

"前往雨中废弃的站台找寻我吧."

写手,基本是摸鱼.
DLRG,田斩,幽晏.
ff14坐标拉诺西亚.
头像是约稿,和对象的合照.

是比較滿意的照片合集了。

[ELS/R/DLRG]Shared Secret

*又名,《只有Dreadlord和Royal Guard知道的兩個人之間的秘密》(。
*是喜歡又寫不成長篇的一些集合,梗基本取自空間和web。
可能是系列也可能只有以下這些。感謝閱讀。
*內含自行車預警。


≯Tattoo(紋身)


靈魂上的交流知根知底,但總有一些是露不會知道的。

比如護衛在腿內側刺上了紋身,唯獨某些與人坦誠相見的時刻才能看見。樣式別緻的十字凝聚著所屬者的堅定信仰,此外,耀武揚威地盛放著的玫瑰卻攀附在橫木上緊緊纏繞,形同與不可視的對手競爭,侵佔走十字本身所處的領域。

而讓這一特別印記留下的始作俑者,會藉著籠罩下來的朦朧月光,親吻上夜晚開始的象征。

"屬於我的...

5 11

提问箱。

如同字面意思一樣的提問箱,歡迎留言啦。

例如“你為什麼總是在咕咕咕”還有“到底更不更新啦”“請問你是年番作者嗎”之類的也會回答。

當然這類問題不會回答得很正經呢,因為我帥氣的鴿子啊。(

開玩笑的。如果有人留言就萬分感激了,會集中回答。

4

和安慕 @安慕—2018大吉大利 合作的對話體DLRG。
不劇透,點下面查看。
修改過程中被吐槽了,嗚嗚嚶嚶(…
安慕的DL騷話一流。(強調(靠。

點我(´∀`)♡

2 26

[ELS/DLRG]Reconciled

-起初沒有人意識到這其中發生的變化。

那天早上一如既往是由RG做了早餐,等露們來到餐廳時,桌上唯一的不和諧因素只有DL。

他額頭抵在桌子上,手在身側自然垂直向下,整個人昏昏欲睡。RG把餐盤放在他右邊,他一點反應都沒有,甚至險些身體一晃把盤子碰到地上。

然後一個激靈坐了起來。

欣賞到全程的CH用餐叉的柄戳向DL的肋骨,DL下意識向旁邊躲,又差點連人帶椅子翻倒在地。

“希爾,你怎麼了?”CH目瞪口呆,“你看起來睏到睡下去就會長眠不醒。”

“哦,天……”DL按著太陽穴,上下眼皮直打仗的雙眼終於勉強睜開了一些,“拜託不要再詛咒我了,失眠這種事不是常有的嗎。”

“可即使一晚上不睡也不至於這...

2 23

[ELS/DLRG]Tacit

很多时候他们并不需要语言上的交流,仅仅是一个眼神,亦或是某个动作就足以传递出信号。

晴朗白日里照射下来的阳光洒在对方身上,就连空气都是诱人的清新。

RG和DL站在训练场,剑拔弩张的气氛中两人各执一端。彼此力量分别源自收割灵魂与释放恐惧,并不相同的威压笼罩下来,就连偶然吹过的风都不由得凝滞在空中。

然而片刻后,他们都向对方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RG没有使用枪刃,而是在抬手瞬间便举起加特林毫不犹疑地拉开弹镗。

就在这一个眼神交错间,DL早已倾斜了身体向旁边歪去,完全落地前几秒借肘间发力,杵著地面向前空翻,侧腿鞋跟擦著地板滑过。小腿肌肉的力量在此刻爆发出来,屈起撑立踏地一气呵成——连排子...

1 26

一輛小跑車(。

這一次是必須寫在文前的預警。

*關鍵詞是臍橙,並且本著贏在氣勢上的莫名想法,某種意義上很主動的RG(。
是第一次開車,沒有踩上油門飚到高速的地方(大概)。有任何不適請立刻跳車。
重度ooc(。
*追加了简体版本,点击此处。

RG此時正坐在床沿,雙手搭在緊貼過來的DL的肩上向外推,努力抗拒著。受到源自契約另一方靈魂力量的影響,傷口愈合的速度有所加快,但透過食指上纏繞了幾圈的白紗布仍然能夠隱約窺見血痕。

對此、DL露出了過於燦爛的笑容。 

“起來,Dreadlord。我要休息了。” 

被叫到名字的男人恍若未聞,僵持的局面開始出現一方被力量壓倒的傾向。RG力不從心地咬牙想讓酸...

21 39

感覺DLRG很多RG戰損,DL魔氣爆發這種。
DL戰損也很好吃啊!!!(
想想那是比起和露一起才能更好的發揮力量的RG,把基本作為獨立個體的DL擊敗的敵人。RG極力克制住怒氣,將受傷的DL擋在身後,冰冷冷地回應DL的阻攔——“閉嘴,交給我。”
然後一點也不克制地狂轟濫炸把敵人變成了碎渣。(
甚至雖然護衛更趨向使用魔力彈而非槍刃,但作為希爾時使用的技巧不會因此忘卻或是落下,因此換用了DL的槍刃將靠近的魔物斬斷。(((

事後提起DL的衣領在是現在給對方一拳還是秋後算賬裡做了抉擇,攙扶著DL往回走,DL還會有氣無力地調侃RG。最後把RG說到煩乾脆打暈了(??)背回駐地。
DL:……很痛,很委屈。雖然享受到被...

9 10

怪盜ABx天才藝術家CL。
paro是同體想的。
我想寫空間取梗——

CL:“戴過手銬嗎?”
“Have you ever been handcuffed?”
AB:“床上還是局子裡?”
“Sexually or by law enforcement?”

大概是↓
CL雖然是藝術家,但是有個廣為人知的特點就是戰鬥力爆表(…)所以根本沒有盜賊敢到CL家偷作品。
然後某次參展遇到CL本人前去演講的AB對天才藝術家一見鐘情了(??)
開始了相互角逐。
怪盜AB屢次到CL家偷走作品,事後又會把作品還回來。而CL前幾次是靠外力幫助發現來的都是幫倒忙的,所以後來全靠自己和AB鬥智(劃)。
總之就是過程裡發生了...

1 11

[ELS/DLRG]Sweety


RG抱著購物袋踏進廚房時,烤箱恰好發出叮的一聲停止工作,留下水流沖刷著什麼的聲音還在空洞的繼續。

蛋糕烘焙完成後的鬆軟香氣開始在廚房裡慢慢飄散,稍微嗅一嗅甚至覺得有一絲熟悉。

他清楚記得自己最後使用烤箱是在今天下午,那之後就被露以休假為名強行趕出家門。在抗命與服從中間理所當然選擇了後者,RG只好放寬心態去周邊散步再順便採購,直到夜幕降臨才重新回到這裡。

水流聲也倏然停止了。

“有誰在……”

“啊。”

被壁櫥擋住身影的人出聲回應,探出頭看向RG。頭頂一撮藍毛隨主人的動作晃了下。

“RG你回來啦。”

DL正用毛巾把手擦乾,然後戴上隔熱手套,用手套不協調的厚度對RG揮手示意便不再...

10 19
 
1 / 4

© Kronos | Powered by LOFTER